历代疏浚

       据可靠记载,自唐至清,对西湖之浚治不曾中辍,重要者不下数十次。正因如此,如今西湖的大体格局仍沿袭了唐宋以来的旧貌,显示出西湖在历史发展过程中,人与自然和谐共存、天人合一的关系。历代浚湖者,其功厥伟,值得铭记。
       ○设图表(说明:在西湖的历史上,不乏沉痛的记忆。由于当政者对西湖失治,任其淤塞葑积,西湖曾多次淤塞,濒于湮没。)

朝代

失治概况

五代吴越国

西湖多年不修,为葑草蔓蔽。

宋景德间

钱氏归宋后,废湖兵,西湖又复湮塞。湖面一半为僧民所占。

宋庆历间

葑土日塞,多为豪族占据,湖水益狭。

宋熙宁间

六井及沈公井俱废。

宋元祐间

湖上葑田约二十五万余丈(约四千一百多亩),几近半个西湖被塞。江河行船不通,六井亦几于废

南宋乾道元年以后

临安居民日盛,河流渐塞,舟行困难,西湖淤积。

南宋淳祐间

大旱,湖水尽涸。

元代

苏堤以西湖面尽为桑田;苏堤六桥之下,水流如线。

明初

西湖渐成平田,水塞不通。

清雍正时

西湖葑滩严重。440余亩湖面被占为田荡(合约0.29平方公里)3120余亩湖面淤塞成浅沙滩(合约2.08平方公里)

历代疏浚西湖功臣一览

公元 时代 人物 职位 主要整治功绩
766-779 李泌 杭州刺史 开凿六井,引西湖水入城,使居民有饮用的淡水。西湖也因民生所系而日益重要。
约822年前后 白居易 杭州刺史 筑堤保钱塘湖(又名上湖,即现西湖),蓄水灌溉农田。湖水每减一寸,可灌溉15余顷。并疏浚李泌时开的六井,以利民用。
907年 五代 钱鏐 吴越国王 疏浚恢复西湖旧观,蓄湖水灌溉农田。吴越王钱鏐置撩湖兵,专事治湖。同时还疏通涌金池,引西湖水通运河,使西湖秀色再现。
1007年以前 王济 杭州知州 重新疏浚。
1017-1021 王钦若 杭州知州 奏请西湖为放生池,禁止采捕,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西湖。
1041年 郑戬 杭州知州 发属县丁数万人,尽辟豪族僧寺规占(西湖)之地。
1060年前后 沈遘 杭州知州 开南井(又名惠迁井,后人称沈公井),以补金牛井之缺。引西湖水入城,以利民用。并禁止捕西湖龟鳖。
1073年前后 陈襄 杭州知州 疏通西湖水源,引入井内,使市民旱年也不缺水。
1089年 苏轼 杭州知州 以百僧度牒为经费(一万七千贯),加上当时救灾留下的钱,用以工代赈,花了二十万工清淤除葑,并用葑草、淤泥,自南至北,筑起一条长堤,横贯湖面,即今苏堤。还于湖中立石塔三座,严禁在石塔内湖面种植菱藕,以免再次湮塞。这次大治,使西湖重又烟水渺渺,绿波盈盈。>
1131年稍后 南宋 张澄清、汤鹏举 临安知府 奏请疏浚西湖,增置开湖军兵,造寨屋舟只,专事撩湖之事;又修六井阴窦水口,添置水门斗闸。
1165-1173 南宋 周淙 临安知府 疏浚西湖,补足撩湖兵的缺额;禁令在西湖栽植荷菱等。开运河,重修六井,一仿苏轼遗法。
1181-1189 南宋 张杓 临安知府 兴水利,治法略如周淙。
1247年 南宋 赵与囗 临安知府 作较大规模的疏浚。自六井至钱塘上船亭、西泠桥、北山第一桥、苏堤、三塔、长桥等处,菱荷茭荡,全数去掉,西湖恢复旧观。并自苏堤、东浦桥畔至曲院风荷(当时在洪春桥附近)筑堤,即今赵堤(又名金沙堤)。
1270年 南宋 潜说友 安抚 继赵与囗之后不久,又续浚西湖及附近河道,一自断桥至清湖桥4210尺,一自观乔西至杨四牯乔2335尺,浅者浚,狭者拓,圯者筑,缺者补。置铁窗棂、澄水闸,使浮秽不入于湖中。夹河之家,濯清挹洁,与滨湖无异。
1457-1464年 胡浚 杭州知府 在外湖的小范围水面实行了疏浚
1456年 孙元贞 兵部尚书 明朝官员主张疏浚西湖第一人。修筑西湖二闸,以蓄泄水利。
1475 李义
宁良
杨瑄
太监
浙江布政使
浙江按察使
此次整治,涌金门北辟水门,水口通导西湖水自柳州寺后进入城区,通于城河;又在凤凰寺前后筑三桥以通水门,使小舟可以直接进入湖面清淤,以使湖水逐步浚深。
1481-1483 刘璋
杨继宗
梁万钟
浙江布政使
浙江按察使
杭州知府
再行疏浚,清理、查处继续侵占湖面为田者。
1483年 刘敷 都御史 整理石坎。
1499年 吴一贯 御史 修筑石堰。
1505-1508 杨孟瑛 杭州知府 此次疏浚,从明正德三年(1508)二月开始至九月结束,历时152天,工程浩大。拆毁田荡3480亩,用银28700多两,用了670万个工日。从苏堤以西,一直开浚到山麓止。所挖葑泥,一部分用于补益苏堤,使堤身增高2丈,堤面增阔至5丈三尺,从此西湖再现唐宋旧观。杨还用挖起的葑泥,在西里湖筑起一条与苏堤平行的长堤,堤上自北向而南也建六桥。后人称“杨公堤”。
1539 傅凤翔 巡按浙江监察御史 发文禁侵占西湖。
1565年 庞尚鹏 巡按浙江监察御史 订立《禁侵占西湖约》,刻立碑石于清波、涌金、钱塘三门。
         
1607年 聂心汤 钱塘知县 以本县力所能及的范围实施疏浚西湖,去除葑泥,并以开辟“放生池”的名义,围绕原湖心寺德生堂(今小瀛洲中心绿地),筑造外堤,形成湖中之湖。
1654年 张儒秀 浙江布政司使 立西湖禁约,凡豪势占西湖为私产者,勒令还官。
1685年 赵士麟 浙江巡抚 以白金二万余两、民夫二十余万工,复中河道。起涌金水门,历洗马桥、烈帝庙,北循武林门,南抵正阳门,又南抵南新关,凡二十五里。保护西湖
1724年 李卫
王钧
浙江巡抚
浙江盐驿道副使
雍正四年(1726)曾修浚西湖,历时两年,耗银三万七千两银,挖淤三千余亩。雍正九年(1731)又疏浚金沙港,挖沙筑堤,自苏堤东浦桥至金沙港广三丈余,全长六十三丈,名为金沙堤。还增修了“西湖十八景”并主持修撰《西湖志》。
1757年 杨廷璋 浙江巡抚 疏浚西湖,在湖岸上逐段设立标记,对有碍水道的地方,清除沙滩方圆一里之多,开挖去土,归为湖面。还在西湖东南西北四岸的涌金门、丁家山、长桥、竹素园竖立碑石,刊刻告文,永禁侵占湖面,同时还对湖岸绘图存案。
1772-1779年 三宝 浙江巡抚 致力于浚治西湖
1809年 阮元 浙江巡抚 疏浚西湖,费银四千五百两,并用葑泥堆成小岛即今阮公墩。
1815年 颜检 浙江巡抚 浚治西湖,历时四个月,湖上积草除,淤泥清,重见“天光云影共徘徊”的景象。
1864-1876年 蒋益澧 浙江巡抚 创立西湖浚湖局,专责疏浚西湖,委任钱塘名绅丁丙主持其事。
 

解放初期对西湖的治理
       解放前,园林事业凋敝。旧城区公园面积不到四十亩,花圃和苗圃不到一百六十亩,行道树不到五千株。西湖周边大面积山林也破坏严重,六万五千多亩土地,80%以上是童山秃岭,植被荒芜,水土流失严重,加速了西湖淤积。
封山育林
       解放初期,为迅速绿化荒山,广大城乡居民加入了义务植树造林的队伍。1950-1957年累计植树造林1956.2万株,基本完成了西湖山区的造林任务,使童山秃岭披上了绿装。经过封山育林、人工造林、林相改造等措施,西湖山区出现了林木参天、桂树飘香、色彩斑斓的景观。

○整修恢复风景名胜和文物古迹
       解放后,西湖周边景点及古迹历经整修、改造、复建,大多得以重光。灵隐大殿、净慈寺、六和塔、孤山、湖心亭、刘庄、岳庙、玉皇山、苏堤、白堤、三潭印月等主要历史遗迹不仅恢复昔日旧貌,还增添了更多的内涵。同时还辟建了植物园、动物园等景点。

○疏浚工程
       1952-1958年,西湖实施了有史以来清除淤泥量最多的一次疏浚。这是一项以恢复西湖库容、彻底摆脱湖泊沼泽化困境为第一要务的抢救性工程。8年间,721万立方米的淤泥被清除,湖水从0.55米加深到1.8米,蓄水量由疏浚前的413万立方米增加至1027万立方米。其中1954-1957年挖泥近612万立方米,数量之多,用时之短,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确是一件惊人之举。


文革后对西湖的治理
○西湖综合保护工程前的治理
1、疏浚工程
1976-1982年,对西湖进行了第二次较大规模的疏浚,总共清除淤泥达18.84万立方米。

2、改善西湖水质
       西湖是一个封闭型的浅水湖,水体自净能力较弱,湖水易枯竭、变质。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,因沿岸生产生活污水影响,西湖渐成富营养化湖泊,污染严重。为改善西湖水质,提高水体自净能力,从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起,西湖水域综合保护与整治工程陆续开展,成效显著。
(1)环湖截污:

整治时间

整治内容

整治成效

1974-1985年

改造西湖柴油船为电瓶船

切断西湖湖面污染的源头

1976-1978年

完成环湖截污工程和西湖驳坎工程

使环湖一带排放的污水不再流入西湖。

1980-1985年

从景区内迁出(或停产)工业企业29家

基本消除了景区的工业废水污染

1984年底

治理西湖周边单位的锅炉650台

环湖建成无黑烟区,减少烟尘降落对湖水的污染

1992年

西湖环湖污水截流工程开启,建成17公里的截污管道及配套污水泵站10座

减少生产、生活污水的排放量

(2)引水配水:
       1986年9月30日始,西湖年引水量达到1500万立米—4000万立米左右,水体平均透明度提高了8.4厘米。
3、整修恢复文物古迹
       1979年始,西湖十景、岳庙、六和塔景区、净慈寺等曾被严重破坏的名胜古迹逐步得到整修、恢复和完善。白塔、保俶塔、虎跑、灵隐寺、飞来峰造像、秋瑾墓等一大批重要文物古迹的保护和维修工程也相继展开。

4、